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小竹林的妙用

  听完吴浩的这一番介绍,吴建华思索了很久,这才冲着他说道:“你说的这些我也都不清楚,帮不上你什么忙,甚至给你出不了什么主意。</p>

  但是有一点,希望你能够坚持初心,不要迷失自我。不要辜负大家对你的期望,努力实现自己的理想。</p>

  你永远是我的骄傲,是这个家的骄傲。</p>

  不管你未来走多远,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是你遮风挡雨的避风港,如果你厌倦了,累了,就可以回来。家里虽然帮不上你什么忙,但一口热饭,一个热被窝永远给你留着。”</p>

  听到吴建华的话,吴浩的眼睛不由湿润了,鼻子一酸。这还是自己的这位父亲第一次给他说这些话呢,如果可以,他宁愿不想听到这些,因为他清楚说这句话的父亲已经真的承认自己老了。</p>

  不管忙什么工作,身体健康是第一位的。没有一个好的身体,其它的什么都是白搭。所以你啊,要照顾好自己,不要一工作起来就什么都忘了。</p>

  嘱咐到这儿,吴建华冲着吴浩露出严肃的神色道:“我可是听微微说了,你有时候一钻进实验室里面,就是一夜,甚至好几天。这种肯定要不得,身体会垮的。</p>

  你现在可不只是一个人,你有微微,有我们,还有你的朋友,信任你,对你报以期盼的领导。以及你手底下几万名员工,你要是倒下,这些人可都是会受到影响的。”</p>

  吴浩闻言连连保证,面对父亲如此苦口婆心的叮嘱,吴浩在感动之余,也不免愧疚起来。自己居然连身体都照顾不好,还得让父母操心,这却是不应该啊。</p>

  和父亲又聊了一会儿,随即就传来了吴彤呢雀跃的声音:“吃饭啦,爸,哥,吃饭了!”</p>

  吴浩和吴建华闻言,相视一笑,随即朝屋内走去。</p>

  来到餐厅,发现饭菜已经摆上桌了,非常丰盛,鸡鸭鱼肉应有尽有,都是他们爱吃的。</p>

  看到二人进来,正蹲着一锅汤走出来的张小曼见状随即笑道:“感觉洗手去,一会儿菜都凉了。”</p>

  好唻,吴浩应了一声,去洗完手出来,发现吴建华已经拿出来了一瓶茅塔,正在拿着一条毛巾认真的擦拭着瓶身。看样子已经放了很久了,是之前的存活。</p>

  见到吴浩出来,吴建华笑道:“今天咱们爷俩来把它分了。”</p>

  吴浩看着吴建华手中的茅台笑道:“这瓶酒你藏了不下十年吧,真的舍得喝吗?”</p>

  这有什么舍不得喝的,今天我高兴,怎么喝点。说着,吴建华就非常果断的拧开了瓶盖。</p>

  你们爷俩少喝点,喝酒伤身体。张小曼见这个架势,随即劝说起来。</p>

  知道,知道,你和薇薇也喝点,上次拿回来的白葡萄酒不错,你们喝点。吴建华边应和边吩咐起来。</p>

  懒得理你,张小曼白了吴建华一眼,随即冲着林薇笑道:“薇薇,咱们喝点。”</p>

  妈,我也要喝。吴彤连忙喊道。</p>

  张小曼凤眼一瞪,训斥道:“你个女孩子家家的,喝什么酒呢,喝果汁!”</p>

  凭什么啊,我都成年了。吴彤立马不愿了起来。</p>

  你个疯丫头,我懒得说你。虽然张小曼是这么说,但还是给这个丫头的高脚杯倒了白葡萄酒。</p>

  行了,她们喝她们的,咱们喝在咱们的。说着吴建华就开始要给吴浩斟酒,吴浩见状连忙起身道:“我来,我来。”</p>

  行了,坐下,都倒上了。吴建华将酒盅递给他,吴浩连忙接了过来。</p>

  来,咱们先干一杯!吴建华举起酒杯提议道。</p>

  干杯!</p>

  已经回来几天了,所以也就不需要讲什么话了。</p>

  吴浩并没有喝完,只是抿了一口,老酒陈酿,格外的甘甜顺喉,回味悠长、吴浩不会喝酒,但在应酬中也喝了不少好酒,名酒。</p>

  大几十年的茅台他都喝过,但从来没有向在家里喝酒时候的舒坦,顺喉。</p>

  来,来吃菜。张小曼连忙招呼起来:“微微,尝尝我做的这个辣子鸡怎么样,这个鸡啊是正儿八经农村的散养公鸡,是你叔叔直接从人家农户的鸡圈里面逮着的打鸣公鸡。</p>

  我这做法是借鉴了齐鲁那边辣子鸡的做法,不知道怎么样?”</p>

  说到这,张小曼也招呼吴浩道:“小浩,你也尝尝。你看你,就没有胖过,还是这么瘦,多吃点补补,平时工作那么忙,可得格外注意身体。”</p>

  好的,知道了。吴浩连忙应了一声,随即夹起一块鸡肉吃了起来。这个农村的散养走地鸡呢,肉质比较紧实,因此很难烹饪。需要放入砂锅中不断的炖,直到骨肉分离为止。</p>

  所以这鸡肉经过漫长的炖煮已经十分软烂,但也保持这走地鸡特有的嚼劲口感,以及肉质的原始香味。</p>

  并且在这么长时间的炖煮过程中,这些鸡肉已经充分吸收汤汁,咀嚼几下,美味就充斥着整个口腔味蕾,真的是一道珍馐美味。</p>

  好吃,鸡肉好,张姨你的手艺更好。林薇笑着夸奖道。</p>

  你喜欢吃啊,就多吃点,还有好多呢。张小曼闻言立马眉开眼笑,一脸溺爱道。</p>

  妈,还有我呢,你就不关心关心我。吴彤见状,立马有些不满了,冲着自己的母亲撒起娇来。</p>

  “就你,不减肥就不错了,还吃,你看你脸上的肉,该减减了!”张小曼闻言一脸嫌弃道。</p>

  听到张小曼如此扎心的话,吴彤立马炸毛不干了,她把筷子一扔,随即气鼓鼓道:“还让不让人吃了,还让不让吃饭了。我就回来几天,就招惹你们烦了,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这会儿指不定还在高原上啃着牦牛肉呢。”</p>

  你敢,吴彤,这事情还没有给你算账呢。你给我安分点,要不然,我提前给你过个年。庭院里面的细竹子今年长出来好多,不怕用完了。张小曼眉毛一挑,冲着自己的这位闺女淡然道。</p>

  额……听到细竹子这个词,吴彤愣了一下,然后不免咽了一口唾沫。这个细竹子可是充斥着她的整个童年啊,可以说是童年噩梦,怎么还有呢。</p>

  想到这,吴彤冲着吴建华不由发火道:“爸,这个破竹子怎么还在,怎么不铲了去,长在院子里面多难看啊。”</p>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