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6 布局开始141.0

  “褚将军,好久不见,别来无恙?”</p>

  沈茶看着这个站在门口的、身材微胖、做文人的打扮的男人,不自觉的握紧了腰间的软鞭。要不是身边有宁王殿下,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地盘,她很可能下意识的一鞭子就抽过去了。</p>

  “大将军,大将军,冷静一下,且不说我跟殿下的关系,就说我跟两位公子的关系,我们也算是盟友,对吧?您的这个鞭子……”褚帛书看看沈茶腰间的长鞭,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有些紧张的说道,“是不是可以稍微收一收?咱们有什么话,是不是可以坐下来慢慢说?”</p>

  “当然可以,不过,为了确保褚将军不是什么别有用心的人假扮的,我们还需要对褚将军进行一番检查。”沈茶看看褚帛书。“没有问题吧?”</p>

  “当然没有,一切听凭大将军处置。”褚帛书双手一摊,“大将军打算怎么检查?”</p>

  “褚将军莫急,一会儿就知道了。”沈茶朝着影五打了个手势,“检查仔细点,不过,不要弄疼褚将军,殿下跟前,要给褚将军留点面子。”</p>

  “殿下放心、老大放心,属下的手里还是有准头儿的,不会让褚将军为难的。”影五嘿嘿嘿的坏笑着,摩拳擦掌的走到了褚帛书的跟前,“老褚,你看看哈,咱们这么久不见了,一见面就要动手动脚的,这也怪不好意思的。可是没办法,要确认你的身份,只能是这样,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你多担待担待。”</p>

  “不是,老五,你要干嘛?”</p>

  褚帛书看到影五的手快速的伸向自己的脸,在自己的脸上使劲的揉搓,揉搓完了还不完,还使劲的往外拽,拽完了脸、拽耳朵、鼻子,拽完耳朵、鼻子,拽头发,总而言之,就是能往下拽、往下捏的地方都没有放过。</p>

  褚帛书忍受着影五的死拉硬拽,眼睛瞟向宁王殿下,希望他家殿下能开口解救他,没想到他家殿下朝着自己露出一抹浅笑,示意自己少安毋躁。</p>

  影五扯了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终于松手了,然后又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褚帛书身上,确认没藏着有危险的东西,这才朝着沈茶点点头。</p>

  “老大,没有问题,确实是老褚本人。”</p>

  “辛苦了,去洗洗手吧!”</p>

  “好嘞!”影五转身去洗手之前,伸手还拍拍褚帛书的脸,“手感不错。”</p>

  “滚蛋!你这是过瘾来了吧?”</p>

  褚帛书翻了个白眼,抬腿朝着影五的方向踹了过去,结果被影五很轻巧的躲了过去。</p>

  “得罪了,褚将军,请坐!”沈昊林拽了一下沈茶,拉着她坐在了宁王殿下的身边,看着已经洗过手的影五,“小五,给褚将军倒茶。”</p>

  【讲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均可。】</p>

  “好的,国公爷!”影五笑眯眯的坐在了褚帛书的身边,倒了一杯热茶放到了褚帛书的面前,“老褚啊,这杯茶可就当作是我的赔罪,如何?”</p>

  “不如何。”褚帛书哼了一声,拿起茶碗喝了两口,“什么时候让我打一顿,什么时候这篇儿算是……”</p>

  褚帛书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砰”的一声,他就感觉到身前的桌子使劲的晃了两下,很是无奈的摇摇头,轻轻的叹了口气。</p>

  “大将军,都过去这么久了,咱们这个梁子什么时候可以解开?”褚帛书一摊手,看向对面面沉似水、脸黑得犹如锅底一般的沈茶,“要不然您打我一顿,出出气,怎么样?”</p>

  “解不开,没有打你的这个想法。”沈茶的口气很硬,冷冰冰的说道,“战场上的恩怨,战场上解决。”</p>

  “那……短时间可解决不了了,咱们未来几十年都不一定能打得起来,大将军,您还不得记恨我这么多年?”褚帛书看看沈茶,又看看沈昊林,“沈国公,您不劝劝?”</p>

  “褚将军,不觉得您说的是个笑话?我家兄长是受害者,你要受害者劝我原谅你这个……”沈茶冷冷的看着褚帛书,“加害者吗?褚将军,这样的话,您是怎么说出口的?”</p>

  “等等,等等,说的我一脸懵。”宁王殿下抓住沈茶的胳膊,“小茶,给王叔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上哪儿来的这么大仇恨,还受害者、加害者什么的。”</p>

  “殿下,我来说吧!”褚帛书叹了口气,“属下之前在卫凌关驻守,是卫凌关的守将,四五年前的夏辽大战,殿下一定听说过是不是?”</p>

  “是,大夏赢了,但损失惨重,元帅沈昊林身负重伤。”宁王殿下点点头,他看看沈昊林,又看看褚帛书,“哦!哦!哦!我明白了!”</p>

  “殿下,您……您明白什么了?”</p>

  “让我们昊林身受重伤的家伙就是你,对吧?”宁王殿下轻轻一挑眉,“你既然知道是自己人,为什么不下手稍微轻一点呢?”</p>

  “轻一点,卫凌关就要丢了。”褚帛书一摊手,“这也不能怪我啊,殿下,稍微轻一点,您的部署可就都毁了。当初,卫凌关可是萧家的地盘。”</p>

  “萧家怀疑你了?”</p>

  “嗯!”褚帛书点点头,“不过,萧家怀疑的并不是我跟大夏有关,而是跟耶律兄弟勾连,要里应外合替那两位耶律公子拿下卫凌关。其实,那一次的夏辽之战的本意,不是耶律家要打,而是萧家要打的。他们是要趁着这一仗,借刀杀人,把卫凌关、卫煌关这两个地方,耶律家的眼线和势力都拔除掉。所以,那一次大战打得非常的惨烈。耶律家埋在萧家的势力、暗桩损失大半,咱们培植的力量也损毁了一二,跟耶律兄弟损失比倒是轻多了。”他看看沈昊林,又看看沈茶,站起身来,朝着他们深深一揖,“我……虽然事出有因,也是要保全自己,但给国公爷、大将军带来的伤害,也是很严重的,我在此向国公爷、大将军赔罪,将来卑职从辽国脱身回来,大将军再报仇也不迟,到时候,但凭大将军处置。”</p>

  “话说的真票了,到时候,我可处置不了褚将军。”沈茶的脸色依然冷冰冰,“不要说以后了,现在我若处置了你,不谅解你,不把这个梁子解开,怕是也会被说不顾大局了。”她看看宁王殿下,又看看对自己点点头的沈昊林,“看在王叔和兄长的面子上,这篇儿……揭过了!”</p>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