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破城,铁尸

  金华城。

  大群的农夫正在砌墙,原本破烂的城门已经焕然一新。

  朱县令向朝廷要了钱,又请乡绅老财纳捐,再立了几个新税,凑齐了修城墙和上贡的银子。

  城门口的兵卒远不是之前的破落户能比,恶狠狠的检查进城的车马,索要孝敬和入城税。

  这是江浙总兵麾下兵卒,个个膀大腰圆,甲胄刀枪齐全,是来镇压白莲妖人的精锐。

  今天是一旬一日的大集,许多山民都来黑山镇,贩卖草药皮毛,换取盐巴粮食。

  百夫长张青挎着腰刀,领着十几个兵卒,在城门口摆了几张桌子喝酒,见到进城的山民有什么好东西,就随意寻个由头罚没了。

  “青爷,这群穷鬼,榨不出几个铜钱。”

  一个兵卒吐苦水说道:“咱啥时候才能回到府城,待的好好的,来这穷乡僻壤受苦。”

  “不懂好赖的东西,咱在府城就是个屁,在金华就是天!”

  张青踹了兵卒一脚:“要是在府城,你敢随意抓小娘子发卖了?”

  “嘿嘿嘿,青爷说得对!怪那小娘子忒不懂事,不就要她陪一晚上,还寻死觅活的装贞烈……”

  兵卒说话时候,忽然城里传出一声声尖叫,街上人抱头逃窜。

  张青看到刚刚进城的山民,忽然轮其扁担打砸城门附近兵卒,以有心算无心,短短时间十几人被打翻在地。

  山民抢了兵器,与剩下的兵卒厮杀在一起。

  “一群贱民,敢反了他丫的!”

  张青抽出腰刀,一跃三丈,显然是功夫在身。

  轰隆隆!

  地面震动,远远看去,大批麻布白衣,头裹黄巾的汉子,手持钢刀冲向城门。

  “反贼?”

  张青面色一变,顾不得斩杀城门叛贼,大声叫喊:“关城门,快关城门……”

  城门处的山民撕下袖子,全部裹着一圈黄布条,悍不畏死的扑向城门兵卒,阻止他们关城门。

  仅仅片刻,大量黄巾汉子就冲到城门前,兵卒上前上前阻拦,尽数被乱刀砍死。

  张青略通轻功,砍翻几个山民,逃向县衙方向,那里驻守有两千府兵精锐。

  “朱韬欺压百姓,无恶不作!吾乃天公将军,今日只为替天行道,为民除恶,莫要阻拦!”

  吕乐声音传出里许,本来要抵挡的民夫青壮,听到天公将军名号,立刻变得犹豫。

  天公将军,吕天师,在金华的名声可谓如雷贯耳,是救苦救难的转世仙人。

  逃窜的张青闻言,面色剧变,脚下跑的更快了,白莲妖人没等来,来了个天师反贼。

  城门片刻时间就被完全占据,一万两千汉军汹涌而入,前来抵挡的兵卒转瞬间就淹没了。

  吕乐与麾下将军、法师,骑着马踏入金华县城。

  “这城破的也太简单了,不是说有府兵精英镇守?”

  “这已经是精英了,贼来还敢抵挡一阵,没有弃城而逃。”

  费元化笑道:“若是以前的乡兵转身就变成兵匪,趁乱打家劫舍一番。”

  吕乐看着进退有序的汉军,难怪安全局派他来练兵。

  “你说谁是贼?我们是起义!”

  ……

  两个时辰后。

  汉军扫平了城中所有反抗军卒,将县衙包围的水泄不通。

  县衙当中,两千府兵精锐倚仗高墙,不断射箭逼退汉军。

  朱县令站在眺望台上,看着茫茫无际的反贼,面色苍白。

  人一上万,无边无沿,单是震天喧嚣声就能人心生恐惧。

  朱县令就是个商贾,花钱买官上任捞钱,合情合理天经地义,怎么能想到有人敢造反。

  “张将军,只要你把山匪打退,我一定向干爹给您请功!”

  朱县令干爹是江浙府尹崔通,一方大员,更是国师普渡慈航的干儿子,可谓权势通天。

  “这可不是普通山匪,老张也是见识过白莲妖人的,除了精通诡异妖法,根本不懂练兵之法。”

  参将张岳叹息一声:“我已经派堂弟张青去江浙报信,咱门只能据守县衙,祈祷能坚持三五日,等来总兵救援。”

  朱县令脸色一白,他可不敢赌县衙能挡多久,砖墙又不是城墙,一推便全倒塌了。

  “无论如何,劳烦张将军抵挡反贼了。鄙人文弱,受不得煞气,先去内衙避一避!”

  咚咚咚!

  一通战鼓声响起。

  原本在弓箭范围外的汉军,高举着门板做盾牌,顶着箭羽冲向县衙,如洪水一般朝着县衙冲刷过去。

  箭如雨落,汉军身上并无甲胄,百步距离留下了数百尸首。

  费元化在后方督军,谁敢溃逃便是立斩。

  一万余汉军冲向小小县衙,匪兵在前,信徒兵在后,如同泰山压顶。

  一段段墙壁被强行推倒,破开一个个缺口。

  正面短兵相接,府兵精锐倚仗地势之利能以少打多,然而源源不断的刀子砍过来,沙场老卒也得跪。

  若是单论伤亡数量,汉军死亡比例远超府兵,折损比例能到一比三四。

  府兵死亡过千的时候,已经有三四千汉军尸体,堆积在夷为平地的县衙。

  “练兵练的差不多了。”

  费元化也不敢赌匪兵是否会哗变,转头看向文强:“向顾可出手吧,速战速决,后面还有很多事要做。”

  “哈哈,早就手痒了!”

  向文强一抖缰绳,战马飞奔向县衙战场。

  挥舞近一人高的开山刀,如同猛虎下山,所过之处无人能挡。

  精通炼体的武道高手,本就是战场千人敌,此时向文强如同开了割草无双,一人一骑杀穿了府兵防御。

  汉军士气大振,随着向文强破开的口子,汹涌冲入其中。

  向文强正杀的起劲,忽然一道黑影从府兵中窜出,一跃丈高,抓向他的后心。

  “敢偷袭你向爷爷!”

  斩马刀灵活回转,一刀斩在黑影胸膛,本该一分为二,却如同斩在铁石之上。

  待到看清楚黑影面容,竟然肤色铁青,两颗獠牙伸出嘴唇,双手乌黑,指甲上散发剧毒恶臭。

  “僵尸!”

  向文强顺势从马背上滚落,只见僵尸双爪一分,战马硬生生分成两截,血肉纷飞。

  吼!

  僵尸一击不中,再次扑杀过来。

  向文强力量不及僵尸,兵器又破不开防御,只能左右周旋抵挡。

  ……

  内衙。

  朱县令来回踱步,不时看向一名身形高大,肤色雪白的术士。

  术士自称斯科特,早在朱县令当官之前就合作密切,一个负责暗中杀人炼尸,一个负责敛财孝敬。

  “斯先生,我们能不能杀出去?”

  朱县令不相信张岳能抵挡三天,反贼来势汹汹,就是一天也挡不住。

  “正面很难,反贼当中有修士,我也不一定是对手。不过金华并非大城,又无险可据,反贼破城劫掠后自然会退去。”

  “以铁尸牵制高手搜查,我们藏在提前建好的密室当中,应该能逃脱一劫。”

  斯科特说话声调怪异,即使半年时间过去,仍然很难适应梦境游戏·神鬼传说中的语言。

  最初进入梦境游戏,差点被村民乱棍打死,是朱韬见他生的奇异,或许可以献给干爹搏个官职。

  之后靠着现代人的智慧,帮助朱韬大肆敛财行贿,迅速成为统治数十万人的一县之主。

  崇尚亡灵法师的斯科特也购买了炼尸法术,步入了超凡的大门。

  总体来说,两人合作还算愉快,斯科特还想通过朱韬攀上国师的门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