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娘亲曼舞

  曼舞的事情,自然是一字不落的传到了药谷谷主那里。

  只不过传信的人不是萧雪,是萧落罢了。

  谁传给他都好,总之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萧雪还在假装昏迷,曼舞也不着急拆穿她,而且萧雪的昏迷是假的,可是脖子上的上却是货真价实的,纵使醒了也不能时时刻刻的待在冷云烟身边。

  曼舞给冷云烟重新安排了人伺候,还一次性就安排了四个贴身的丫鬟。

  冷云烟有些不习惯,她平素里也没有带着丫头的习惯,最多也就是身边有个萧雪罢了。

  可是曼舞说,如果不习惯那就会出现第二个萧雪,冷云烟只是沉默了一会儿,就收下了人还谢过了曼舞的好意。

  那四个丫鬟都是曼舞精心挑选的,而且是被精心调教过得,虽然身边有了人伺候,可是能不能信尚未可知。

  冷云烟知道曼舞并不服自己,给她挑选丫鬟也是看在母亲的情面上。

  这边曼舞刚处理好了给冷云烟的丫鬟,另一边就收到了药谷谷主的邀约。

  曼舞笑了笑,看来他的猜测没错,果然是他。

  邀约的地方,是一座茶楼,曼舞记得那之前也是冷俞寒的产业,只是不知道怎么兜兜转转的竟然就到了玉星的手里。

  当年冷俞寒一死,玉纤云改嫁,玉纤云名下的的产业倒是保住了七七八八,可是冷俞寒名下的产业也只是十不存一了,兜兜转转到别人手里也正常。

  “曼舞?”男人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可是看到曼舞的脸之后,却有一种止不住的恨意。

  但是这一次男人反而没有发怒,只是冷冷的盯着面前这个妖艳的女人。

  “你是曼舞?”男人又开口问了一遍,夹杂着怒火和杀意。

  “那你又是谁呢?”曼舞的反问,让男人一瞬间沉默。

  “我该叫你冷俞寒还是萧山”曼舞的一句话,又激起了男人的杀意。

  这个女人不管是不是曼舞,都似乎知道太多的事情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若是曼舞尚且能留她一命,若不是,那…直到如此多的事儿,也只好送她上路了。

  “这么多年了,果然还真的是只有玉纤云能让你冷静下来,我们不过是见一次面你就想杀我”曼舞丝毫不在意男人的杀意,反而给自己倒了杯茶。

  “嗯,没有当年的好喝了,也是,玉纤云都不在了,配方都变了”男人就盯着曼舞自说自话。

  “你告诉我你的身份,就是为了来喝口茶?”男人有些不耐烦。

  “果然,性子也是越发的不好了”男人没有说话,的确在玉纤云在的时候,他是最平易近人的。

  “我来是想告诉你,你是冷俞寒也好,萧山也罢,都不要针对冷云烟了

  不论如何,她都是玉纤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不管她的生父是谁,她冷云烟都是玉纤云身上掉下来的肉

  我查过了,你这些年在冷云烟身上做的手脚也不是一件两件了

  旁人或许查不出来,但你别忘了我和那老东西可算得上是玉纤云的心腹之人

  以往不插手她的事情,是希望她可以平淡幸福的度过一生

  玉纤云说过,若冷云烟这一生能够平淡幸福,那那些阴谋算计权利都不必告诉她

  但如今你既然插手了她的生活,我们便不可能坐视不理”曼舞喝了一口茶继续,只不过却是转了话题。

  “萧雪和萧落这两个孩子都长的不错,你将他们养的很好”面对曼舞的话,男人反而沉默了。

  这个时候,他有些相信曼舞还是当年的曼舞了,只是曼舞这张妖娆的脸,她不说暂且不问了吧,换脸这件事儿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很难,但是对于曼舞来说并不难。

  “你见过他们两个了”

  “嗯,萧雪也是个傻得,竟然一心求死,真不知道你逼她做了什么”曼舞转了转茶杯,又对着男人开口“为什么萧落的身体里会有噬心蛊”

  那种一瞬间让人坠入冰窟的冷漠,男人有些没反应过来。

  “那是他的命数”听到男人这样说,曼舞却忽然笑了。

  “刚才那一瞬间,我竟然希望你是萧山”面对曼舞的话,男人却是不知为何。

  “因为你是萧山的话,老娘就可以直接拿出鞭子抽的你满地打滚”男人嘴角抽了抽,这下子他确定这个女人就是当年的曼舞了。

  “那你为什么不抽?”

  曼舞叹了口气,低头看了看茶杯,苦笑一声。

  “因为我不确定你是不是萧山,我既希望你是萧山,我又希望你是冷俞寒,却又希望你谁都不是”曼舞的纠结,其实男人懂。

  曼舞在恩与情,情与仇之间反复徘徊。

  “其实,我并不是很想知道你是谁,只是看到萧雪和萧落的样子,我难免心有怨恨,不管你是谁,我都希望你不要让我怨恨太深

  萧雪的眼睛,其实和我的是一样的,同样是用毒淬炼出来的,可是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并不知道

  你背着她,给她淬炼了这样的一双眼睛,别人或许觉得是杀人利器,但我知道其中的痛苦

  她还那么小,如何受得了?

  萧落身上的噬心蛊,是近些年种进去的吧,一个噬心蛊,萧落他从小在药谷长大,本来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是,萧落身体里除了噬心蛊还有同心蛊

  这两种蛊遇到一起,会蚕食萧落的生命

  看到萧落和萧雪的我尚且如此的愤怒痛心,倘若看到冷云烟的玉纤云又该如何呢?

  我检查过冷云烟的身体了,她被人活活打下了一个成为了型的男胎,身子骨严重受损,只怕终其一生都不能有孩子了”曼舞看着男人,眼神复杂抗拒却又带着一点点的说不清道不明。

  “如果你想,你可以带走萧落和萧雪,但你只有这一次的机会”男人终于开口。

  曼舞却是笑了笑,带走他们?能带到哪里去?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三个月。

  “算了吧,他们有各自的命数,就算是为冷云烟死了,也是他们的结局,是我们欠玉纤云的”曼舞的眼角有些湿润。

  “错过了,你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听他们叫一声娘亲了”

  娘亲?多么令人向往啊。“娘亲?不必了,她们也未必想认,哪个娘亲会抛下孩子一走了之,本就是我不配

  只是有一点,不管你是谁,我都希望我可以没那么恨你

  我只希望,最后的结局来临之时,能为我为萧山那个混账东西留下一个血脉

  我也无怨无恨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