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成熟

  这件事如果不去南边村子,伊休都不知道。

  “细节上出了问题?”安娅皱着眉道。

  来到这里也快一年了,偏偏不知道最该知道的事情。

  伊休把视线挪到妻子怀中的女孩身上,笑着问:“瑞娜,知道吗?”

  “知道。”女孩点了点头。

  安娅一听就急了,语气也变得焦急起来:“你怎么不说呢?”

  瑞娜将怀里的白兔放下,神情变得认真起来:“为什么邻居叔叔、阿姨们从来不提我的母亲,其中的理由与南村一样。爷爷常对我说,珍惜眼下,不要停留在过去。”

  听着女孩成熟理性的话,安娅莫名有些恼火。

  “瑞娜......”

  “领主大人,没关系的,瑞娜已经是大人了。爷爷说,长大了就必须学会——受了委屈,鼓励自己。没事的,会更好的。”

  伊休不知道这个女孩经历过什么,十岁过半却已经被现实摧残的把委屈憋在心中,依靠时间来冲淡这些。

  她用自己为例子,对照着南部村庄。

  瑞娜想说——她受了很多委屈,却还能擦干眼泪洗把脸,然后重新绽放笑容。同样的,那儿也可以做到。还未到十岁的她能做到,早已经成年了的他们肯定做得到。

  “领主姐姐是我见过最奇特的贵族,包括大哥哥、卡丽姐姐、梅琳姐姐,都是温柔善良的人。爷爷不愿意提,是因为错误并不在那些叔叔阿姨身上,是在爷爷身上。”

  瑞娜见安娅生着闷气,索性用瘦弱的双臂拥抱住她,道:“领主姐姐不要生气了,因为未来会变得很好。过去的一切就不需要提了,瑞娜最喜欢看姐姐笑的样子,特别漂亮。”

  没想到有一天被如此年幼的孩子劝慰,安娅有些心疼瑞娜与这里的农民。他们经历的苦难在“别人”看来不算什么大事,而对他们自己却是隐隐作痛半辈子的伤痕。

  “我的妻子。”伊休在一旁轻声道,“老加斯不提,那我们就不提。但必须记住这件事,这里有着一群屡次失败、屡次遭遇恶意、屡次受难,依旧寻求希望,依旧愿意被‘糟蹋’的一群人。”

  借机询问过。

  南部地区的村子虽不与另外五个村子来往,可表态很清晰——支持老加斯的一切决断,如果有需要的话,全力相助。

  他们是伤心、委屈,却没有死心。

  伊休原本是准备寻找理由来说服安娅,结果愣是给她找到了理由。

  经过一整个冬天的“争吵”,安娅与伊休在造路上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那就是不留一丁点流动资金,两边一起做。

  风险比较高,但值得一搏。

  初春前,洛萨带着好消息来到了别墅,面见了安娅。

  这时候伊休的课程刚刚结束。

  经过大半年的教育,这群孩子问题依旧很多,但学会了自己去摸索。

  伊休除了识字认字写字之外多在塑造三观,许多知识都让他们从书本上学习。

  下课后,瑞娜带着孩子离开。

  差不多两个小时左右又回到了别墅。

  伊休掸了掸她身上的雪花,问道:“孩子们都送回家了?”

  “嗯!”

  女孩对着手掌哈着热气。

  入冬前的农闲时期,村民们都上山砍柴打猎,各自用动物毛皮做了不少暖和的衣服。

  小加斯打了一头六百斤重的灰熊。

  这位不善言辞的中年人,请了隔壁村有名的裁缝做了两套衣服,亲手送到了别墅。

  伊休和安娅郑重的收下。

  这份心意不能拒绝,所以安娅命人做了一套过冬的衣服给瑞娜。

  她现在穿的就是,纯白色的外衣内嵌大量保暖的羽绒,系上扣子足以把人裹得严严实实,不透一丝风进去,保暖的同时也不至于热过头。搭配上一些粉色的刺绣图案,更让瑞娜显得可爱迷人。

  “大哥哥,瑞娜一直有个问题。”

  在壁炉旁,两人盘着腿席地而坐。

  终究是成为了习惯,安娅要是见到必定得说教老半天。

  “什么问题?”

  “现在,算是‘革命’吗?”

  伊休好奇地问道:“今天折返回来,就是为了问这个事情吗?”

  瑞娜点点头:“许多孩子问我——父亲、母亲笑的很开心,家里的余粮也变多了,不用系紧腰带生活,这样的变化只是因为领主大人来了吗?”

  “你的回答是什么?”

  “我说生活变好,不能只把目光放在领主大人身上,而是放在领主大人带来了什么。”瑞娜地神情颇为认真,“刚开始大哥哥和我说的那些,我都记得。于是,我与孩子们说——领主大人带来了‘革命’,所以生活变好了。”

  那时候就是随口一提,没想到被她记得那么清楚。

  现在被提起来,伊休觉得还太早。

  在生产力抵达一定程度前,这东西完全就是水中月亮。

  所以,伊休轻抚她的黑发,避重就轻道:“那,你们满足现状了吗?”

  瑞娜沉思了一会儿,摇头道:“不满足。因为我们想成为领主姐姐和您这样的人。想让更多和我们一样贫穷的家庭富裕起来,让生活变好。”

  “那就把这个当成梦想,和我们一样。”伊休说道,“最后你会见到,这个世界出现‘人人平等,生而平等’,人与人之间的职位不同只因为工作能力有高有低。”

  闻言,瑞娜有些不理解:“什么是‘人人平等’?”

  “比如瑞娜和我。”伊休回答道,“你是农户的子女,我是领主的丈夫。单纯从地位上判断,我是不是比你高很多级。在别的国家,别的封地,必须要做足礼仪,甚至是跪地迎接,对不对?”

  瑞娜点头道:“好像是这样,但您和领主大人从没要求过,而且......我们见国王好像都没有这个习惯......”

  所以,才说冬之国能出现星星之火。

  冬寂王拥有的不是“领主与贵族”而是这批穷困却愿意去改变、愿意去改进、愿意去拼搏的子民。

  对抗北边领主最好的办法,绝不是效仿,而是反着来。

  冬之国的黑袍牧师有一句特别精辟的话,来形容南北两边的农民——只是低头致意,却充满敬意。庄重下跪,却满是怨毒。

  “瑞娜,记住一点——生活变好的同时也会带来问题,随着问题也会出现争斗,但在道路的尽头肯定是美好的、幸福的,哪怕过程中满是委屈与伤心。你的理想是正确的,是有意义的,是可以赞美的,是能够记住,被后世流传的。”

  “生活变好,大家都幸福了,还会带来争斗?”瑞娜不得所解道。

  伊休说道:“没有争斗说明你走到了终点,如果还有那就说明——同志,革命尚未成功,还需努力。”

  “好像,明白了......”

  她似懂非懂,时而皱眉时而舒展。

  沉默着几分钟,脸上的笑容绽放开来:“大哥哥,可能是现在的瑞娜还不是很懂。可将来的瑞娜一定会彻底搞明白,我不会忘记的。就像我永远不会忘记约定一样!”

  伊休勾起女孩的小拇指,笑着说:“那么,再做一个约定。我向你保证,这份炙热的梦想绝没有错。你也向我保证,从现在开始坚信自己能成功。”

  “瑞娜以空之女神的名义起誓——绝不会忘记约定,绝不会背叛约定!”

  送她回家后碰见了老加斯。

  闲聊了一会儿,透露了开春准备做的一些事。

  格外有精神气的老加斯拍着胸脯告诉他——南部村子的事请放心,若需要帮忙,他第一个会来到现场。

  回到别墅,恰好洛萨的情报汇总结束。

  伊休拉着这位在外奔波一年多的剑士到了中庭侧位的训练场,丢过去一把木剑

  “好久不打了,陪我练半个小时。”

  洛萨悻然接受,握住剑摆好架势。

  “不用顾忌。”伊休道,“用上你全部的实力!”

  “好。”

  话音刚落,扑面而来一股强风,洛萨下意识提剑格挡。

  强大的力量透过木剑反震手腕,直击身躯。

  内脏的抽搐与刺痛让他没有时间思索,咬着牙关格挡、格挡,寻找间隙反击。

  随着逐步熟悉伊休的进攻模式,手腕、身躯也逐渐适应这家伙极为霸道的力量,洛萨开始了自己的反击。

  运用【秘术】的时机已经掌握的如火纯情,在伊休一次重击未果后果断闪身出现在他的背后。

  “得手了!”

  洛萨还不忘提醒伊休自己已经跑到了他的身后。

  结果伊休反手将木剑横在背后,硬是挡住了他的这次进攻,只不过因为滂沱的力量导致身躯往前走了几步。

  反观洛萨只觉得虎口一阵剧烈的疼痛,体内器官再一次遭遇了震荡,对比伊休进攻时候冲进来的霸道力量还要可怕许多。

  “我不太会用剑,基本上都是当做刀使用。”伊休缓缓转过身道,“我在战场上学会的东西不少,记忆犹新的只有一点——刚开始不想死,所以从防御开始训练自己,我进攻的力量远不如防御反击来的大。如果疼可以休息,就是我还没出汗,有点意犹未尽。”

  洛萨摇头道:“再战!”

  半个小时后,浑身被汗水湿透的洛萨躺在地上气喘吁吁,全身的力气都耗得差不多,握剑的手已经失去了知觉。

  差不多快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这般随性所欲的战斗,把自己逼入体能的极限。

  虽然只能让对手流一些汗水,但也是一件值得称赞的事情。

  因为一年前和伊休对战,都没让他流一丝汗,如今居然能让他流汗!

  “这一年在外奔波,看样子成长不少,发生什么了?说道说道?”

  伊休能感觉到洛萨比在水门都市的时候强太多,对比魔王守护者差了一些,但已经和寻常通过【试炼III】的强者区别不大了。

  “大概是因为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吧?”

  伊休一听这话来劲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