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祸斗

  火龙速度极快,对着三人横冲直撞,炙热的火焰伴扑面而至。

  秦川在听到咆哮声的刹那就觉得不妙,开始向后挪动脚步,待到火龙出现,他只扫了一眼撒腿就跑。

  开玩笑。

  这哪是墓地,这是索命的地府。

  狂暴的火焰灵气已经能够化形,并且还是最离谱的动物形态。

  如果那条狰狞咆哮的火龙哪怕外泄出一丝气息,剐蹭到他一点自己就会化作灰烬。

  这哪能是他现在所能抵挡的?

  先不说聂空能不能管他,就算是拼命保护自己也难免发生意外。

  自己的小命一旦仰仗别人来保护,那么离死也就不远了。

  谷风面色凝重,后退几步严阵以待。

  聂空却是仰天长啸,极其的兴奋,等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活动筋骨了。

  只见他将马步扎稳右手将巨锤背与身后,整个左臂一抖突然变成银色,左掌对着火龙推去,顿时在他身前形成一个银色的光幕。

  火龙轰的一声撞在光幕上,龙头瞬间撞散,巨大的龙身叠踵而至,火爆声不绝于耳,待到整条龙消失不见,聂空已被推出三丈多远。

  再看聂空整条左臂早已被一层亮银的骨甲覆盖,他站直腰身把巨锤扛在肩上,兴奋的有些癫狂。

  “哈哈,过瘾,今天晚上总算没让洒家白等!”

  秦川躲在一旁看着他右臂上那威武霸气的骨甲暗自赞叹。

  这就是身怀异骨的本命甲,武者梦寐以求的体质。

  聂空虽然是蠢猪一个没什么心眼,但是这身实力却是毋庸置疑的强横。

  强大的实力哪个人不想要,尤其是在这个强者为尊世界更是如此,要不然以聂空的智商和容易得罪人的脾气,如果没有如此强横的实力陪衬,恐怕已经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正当他思索间,就看到洞口火红一片,又一条火龙对着众人咆哮而出,闪瞬即至。

  谷风身形闪动抽出腰刀对着火龙连刀劈砍,双手化作一阵疾风速度极快,身法风驰电掣透露着诡异。

  秦川根本没看清谷风的动作,待到火龙消散时,化作点点火光全部被谷风手中的腰刀吸收。

  两柄刀身上的火焰更加的炙热,体积也仿佛大了一圈。

  他看得出来,聂空和谷风完全是两种风格不同的武灵,力量和敏捷分别被他们走到了极端。

  武者的境界没有练气士提升的快,异常艰难,但是一旦有所成就那是相当可怕的,尤其是走极端路线的武者。

  看着他们两人秦川眼中绽放火花,羡慕不已。

  就在此时,山洞口一阵银光乍现,众人眼前一花,一个庞然大物来到场中。

  急忙定睛望去,只见到一只巨大得银狼横在山洞前。

  巨狼身姿矫健异常,全身的毛发呈银白色,在月光得照耀下熠熠生辉,通体发出银色的光亮,和天上得月亮遥互辉映。

  值得在意的是它尾巴很奇特,是分开的,就像是传说中的九尾狐一样,只不过九尾狐是九根尾巴。

  它是一根尾巴分散多只出去,远远看去像是一把硕大的蒲扇,毛发浓密细长,轻微摆动间带出一丝飘逸,煞是好看。

  更特别的是这头狼的额头上多出了一只眼睛,那只竖眼和其余两只红色的眼睛截然不同,闪烁着黑洞一般的幽光,站在场中睥睨四方,威武霸气。

  秦川屏住呼吸紧紧的攥住拳头不禁惊讶,面露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看出了蹊跷,这根本不是狼妖。

  谷风看到银狼的出现也失去以往的沉稳,大惊失色,连声惊叫:“守墓兽居然是祸斗,洪荒异种,聂老大你当心点!”

  祸斗面目狰狞,用火红的眼睛扫了一眼众人,仰天长啸,随即张开阔口獠牙对着聂空一声巨吼,一条火龙从口中喷射而出。

  聂空对于谷风的提醒充耳不闻,任由火龙撞击在身上不管不问,甩开膀子抡起巨锤对着祸斗硕大的头颅就是一锤,同时口中高声亮喝。

  “好畜生原来是你捣的鬼,看洒家砸碎你的狗头!”

  不得不说聂空不愧能成为一方霸主,打起架来大开大合神勇异常,完全是死拼到底的打法,一杆大锤被他舞的密不透风,一锤紧接一锤,锤锤只砸脑袋。

  祸斗也是个硬货,虽然是只妖兽没有开化,但是战斗本能出奇的好,跳闪腾挪之间游刃有余。

  巨大的狼爪像是烧透的铁块,硬生生的拍击在巨锤上,撞击的炸裂声宛如雷声滚滚不绝于耳。

  秦川躲在一旁看的是心旷神怡,激动的无以复加。

  “我什么时候能够将身体锤炼到聂空这种地步...”

  但是激动归激动,他还不糊涂,现在祸斗缠住了他们二人,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这场战斗无论谁胜谁负对他都没有半点好处,不如自己先躲到一旁找机会进墓才是关键。

  正当他转身开溜的时候,谷风身形一闪来到他面前,冲着他咧嘴一笑,滑稽中带着丝丝诚恳。

  “小兄弟莫怕,由我保护你!”

  谷风的心思他心知肚明。

  保护我?

  我看是想弄死我还差不多。

  秦川讪讪一笑,刚要开口解释,就听到一个清朗中略带杀伐的声音突然响起。

  “火道十五,桑炎蚕丝!”

  秦川急忙寻声看去,不知何时战场的半空中多出了一个中年书生。

  书生头上戴着方巾,身材有些偏廋,脚上穿着一双黑面白底的布鞋,一身青袍,袖口高高挽起,露出里面白色的衬子,手中拿着一把折扇。

  另一只手对着祸斗五指张开,丝丝火红的细线从指尖喷射而出,四面八方刺向祸斗。

  祸斗急忙躲闪,但是奈何丝线如同附骨之矢穷追不舍,很快就被丝线追上,将银色的狼躯紧紧的缠绕住。

  它仰天咆哮,身躯暴涨,眼看着就要挣断火焰蚕丝。

  这时就看那书生目光凌厉单手托天,手中快速显化出一座巨大的火焰门楼,门楼样式古朴大气宛如实质,如果不是包裹着火焰,当真看不出乃是灵气所化。

  “火道十一,流焱吞天阙。”

  话音刚落,那巨大的门楼冲天而起,宛如流星一般砸向祸斗。

  轰——

  剧烈的撞击声震耳欲聋,尘烟四起。

  待到烟雾散尽,秦川看向场中,只见那祸斗被那如同琉璃般耀眼的四角门楼死死的压在地面上。

  它似乎心有不甘,目光狠辣,紧紧的盯着书生,口中发出阵阵闷吼。

  书生见到祸斗被俘,脸上绽放出自信的笑容,轻轻的拍了拍手掌,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尽显轻松。

  秦川目光闪动所有所思。

  御空飞行,火系道法,练气士。

  又来了个灵王巅峰的高手,看来今晚鹿林想清静是不可能了。

  “聂空,贫道救了你一命,还不对我行跪拜之礼!”

  聂空眼见自己砸了半天的猎物被他人捡了便宜,并且还嘲笑自己,以他的暴躁脾气哪能受得了这个,用手一指半空中的书生哇哇大叫。

  “气煞我也!”

  “吕嵩,难道我不如你?你不在火浩宫里面窝着吃屎,胆敢跑到这来送死,洒家这就成全你!”

  说罢双膝微曲砰的一声像炮弹一样对着半空中的吕嵩急射而去,当头就是一锤。

  秦川是看明白了,这聂空不出手则已,出手就是砸脑袋,根本没有余地可留。

  吕嵩自知这疯子皮糙肉厚近战近乎无敌,也不与他硬磕,连忙闪避,边闪边笑。

  “聂空,你怎么还是老样子,这生性的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你蹦来蹦去的,我看你像个候儿!”

  聂空是纯粹的武者,一身灵气专注磨炼肉体,借着猛劲能窜上半空,但是却难以持久,砸了几下没砸着人,便失去力道向地面坠落。

  他被吕嵩几句话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一张大脸憋成酱紫色,也知道现在拿吕嵩没辙,说又说不过他。

  大脑袋像是拨浪鼓一样左看右看四处寻觅,紧接着一个高蹦到山脚下抡起大锤哐哐哐的砸山,以泄心中怒火。

  秦川看着聂空的无脑举动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个蠢货早晚有一天得被气死,这无厘头的气性怎么就这么大?

  谷风可不能看热闹,但是他知道此时劝住聂空那是白费口舌,搞不好惹怒他还有可能砸自己。

  所以只能放任他去砸,等怒火消散了,自然也就没事了。

  他来到场中央,对着吕嵩一抱拳。

  “长老好!”

  吕嵩看也不看他,只是盯着发飙的聂空,随口说道:“这一声长老我可受不起,倒是你这叛徒活的有滋有润。”

  面对吕嵩的冷嘲热讽,谷风也不觉得尴尬,嘿嘿一笑。

  “既然您不愿提及往事,那不提也罢,敢问道长深夜来此有何贵干?”

  “明知故问,当然是妖神墓!”

  谷风心中一叹,到底还是走漏了风声,此时正是争分夺秒的时刻,多一人出现他就要多分出去一杯羹。

  “既然如此,当下时间紧迫,我们不如暂时放下成见,联手如何?”

  “好啊,贫道随意.....”

  两个人东一句西一句闲扯,等待聂空发飙结束。

  这个时候除了秦川谁也没有注意到,那祸斗的三只眼睛已经全部变成了摄人心魄的黑洞,全身银色的毛发快速变的像是血一样的鲜红。

  紧接着一声尖锐的狼嚎响彻天地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