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我姐是重生的(十九)

  大二这一年,何甜甜基本没有在学校上课。</p>

  她要么穿梭于全国各地的美术馆、艺术馆,要么参加一些圈内好友的画展,或是在国内举办的美术展。</p>

  寒暑假的时候,则会和姐姐一起去欧洲、米国旅游。</p>

  姐姐是为了语言环境,熟悉她的专业课,而何甜甜则是直奔各大美术馆、博物馆。</p>

  一年下来,何甜甜或许没有过去那般一天十几个小时的画画,但她却临摹了大批的作品。</p>

  而她的画技,变得愈发纯熟、自然。</p>

  或许已经达到了某种意义上的天花板,却可以更加鲜活、生动。</p>

  尤其是她对于布局、色彩的把握,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p>

  过去画一幅油画,她还会提前起小稿、打个底儿,但现在,所有的东西都在她的脑海里,她可以信笔拈来。</p>

  “甜甜啊,你出国吧,去巴黎或是英伦的美院再深造一下!”</p>

  鲁鸿博看完何甜甜最近刚刚完成的一副作品,觉得自家小徒弟真的可以出师了。</p>

  去欧洲,去艺术氛围更加浓郁的地方,锤炼还是其次,主要是何甜甜需要一个更加专业、更加高大的舞台。</p>

  如果继续留在国内,即便有好几个大画廊主动邀约,还有鲁鸿博这个画家做靠山,何甜甜的发展也有限。</p>

  何甜甜的天赋与技巧,完全可以获得更大的成就!</p>

  “……好,我跟家里人商量一下!”</p>

  何甜甜知道,她家老师肯定是为了她好。</p>

  事实上,何甜甜也想去国外。</p>

  寒暑假的时候,短短几天的行程,真的很难满足何甜甜观摩名画的愿望。</p>

  如果能去国外,哪怕一时不能被美院录取,只是让她每天去美术馆、博物馆临摹,她也非常高兴。</p>

  就算老师不主动提起,何甜甜也会有这样的决定。</p>

  “嗯,外语什么的,也可以提前准备。我倒是会法语,不过到底年岁大了,不好天天给你补课。要不我给你找个这方面的老师?”</p>

  鲁鸿博真是把何甜甜当成自家的孩子,所以,事事都为她考虑周全。</p>

  何甜甜却摇头,“不用!老师,我会法语!”</p>

  她何止会法语啊,她还精通西班牙语和德语呢。</p>

  现实中,她可是能够做现场口译的人。</p>

  “你会法语?什么时候学的?”</p>

  鲁鸿博有些意外,他家小徒弟不是天天沉迷于画画嘛,怎么还有心思去学外语?</p>

  “嘿嘿,老师,您忘了,我姐可是北师大外语系的研究生呢。她大学的时候选修了法语,平时听她说得多了,我也就学了一些!”</p>

  何甜甜呲牙一笑,把何甜馨拿来做幌子。</p>

  鲁鸿博稍稍想了想,何甜甜的姐姐何甜馨,他见过。</p>

  是个稳重懂事的孩子。</p>

  比何甜甜大四岁,却一直都在照顾妹妹。</p>

  虽然鲁鸿博不知道何甜馨学的是什么专业,但何甜甜说自己会,应该不是骗人。</p>

  再说了,这种事儿太好验证了,鲁鸿博直接用法语跟何甜甜说说话,就能试出真假。</p>

  “……不错,留学够用了!”鲁鸿博果然问了何甜甜几句,见她对答如流,不管是语法还是发音都非常标准,便满意的点点头。</p>

  于是,留学的是就这么说定了。</p>

  至于具体是去英伦还是巴黎,何甜甜这边还没有决定。</p>

  因为这两个地方都有世界顶级的美术学院。</p>

  “姐,你想出国吗?你喜欢巴黎还是英伦?”</p>

  周末的时候,姐妹俩都去租住的房子小聚。</p>

  饭桌上,何甜甜状似随意的问了一句。</p>

  “出国?”</p>

  如果没有来京城读大学,或许何甜馨读完研究所就准备工作了。</p>

  但当她来到了京城,才知道有才华的人居然这么多?</p>

  研究所的学历,似乎也不能说明什么。</p>

  这年头,“海归”还不是什么贬义词,而是真正的精英。</p>

  在国外镀个金,对于她的未来只有好处!</p>

  最关键的是,她有这个条件啊。</p>

  公费的考不上,还可以自费。</p>

  不像前世,因为何甜甜的种种作天作地,她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p>

  也就是毕业后,并不敢继续深造,而是直接找了工作。</p>

  工作的时候,她认识了丈夫,继而结婚、生子。</p>

  前世,她与丈夫从恩爱夫妻变成了相互怨怼的仇人。</p>

  她对于娘家的贴补、以及对何甜甜的纵容,固然是最大的原因。</p>

  但也有一些其他的因素。</p>

  何甜馨对丈夫和孩子,非常愧疚。</p>

  只是,她这一世并不想再跟丈夫有任何牵扯。</p>

  因为她始终都忘不了他们相互指责、相互伤害的画面。</p>

  她的心里已经有了裂痕,很难再把丈夫当成最亲近的人。</p>

  而且说句真心话,换做她是丈夫或是孩子们,如果也能重生,重生后一定不愿再跟她有瓜葛。</p>

  更不会允许何甜馨打着“补偿”的名义,继续跟他们成为家人。</p>

  何甜馨经历了种种,又彻底顿悟,她不愿“自以为是”。</p>

  有些时候,所谓的补偿、所谓的为你好,只会让对方觉得是负担,甚至想作呕。</p>

  “……出国也好!”避开丈夫,这一世放过彼此,何甜馨能够有个不一样的人生,丈夫也能遇到真正让自己幸福的女人。</p>

  至于曾经的亏欠,何甜馨想着,等丈夫遇到困难的时候,她暗中帮衬一把也就是了。</p>

  决定了出国,但具体去哪个国家,何甜馨就有些为难。</p>

  她主修英语,选修了法语。</p>

  如果是严格为了她的学业和前程,去米国最好。</p>

  但……何甜馨看着故作随意的妹妹,已经猜测到妹妹为什么问她出国的事儿。</p>

  一定是这丫头想出国了,而她又想跟自己在一起。</p>

  何甜甜倒不是想让何甜馨给她当保姆,而是想跟姐姐去同一个地方,彼此能有个关照。</p>

  </p>

  两个人一起去,还能节省房租等很多费用。</p>

  爸妈也会更安心。</p>

  虽然过去的一年,何甜甜没有再疯魔,也没有因为搞艺术而把自己的身体弄垮。</p>

  但父母还是会惦记。</p>

  在京城还好,虽然远隔千里,可到底在国内。</p>

  一旦出了国,人生地不熟,西方人还特别讲究隐私,邻里之间未必能够像在国内那般融洽。</p>

  何甜甜要是再来个“顿悟”,饿死在家里,都未必有人发现啊。</p>

  何甜馨敢打赌,何甜甜只要跟父母说要出国留学,父母就肯定会胡思乱想。</p>

  弄不好,亲妈田淑敏还会来个跨洋“陪读”。</p>

  父母是快五十的人了,去京城都觉得不习惯,更何况是去国外?</p>

  何甜甜想要跟何甜馨去同一个国家留学,就是考虑到了这些。</p>

  何甜馨作为善解人意的懂事女孩儿,自然不愿亲妈一把年纪还要背井离乡。</p>

  “去巴黎吧,巴黎第三大学就挺对口,不管是我回国后当老师,还是当个专职的翻译,都是一份不错的资历!”</p>

  何甜馨暗中下定了决心,认真的对何甜甜说道。</p>

  何甜甜眼睛一亮,不过,她心里也明白,姐姐会选择去巴黎,而不是国际名校更多的米国,应该还是为了她。</p>

  “姐,咱们一起吧!我要考巴黎的美院,我还要在巴黎开办自己的画展!”</p>

  何甜甜将感激记在心上,脸上却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天真模样。</p>

  “好!一起!”</p>

  何甜馨也笑了,她们是嫡亲的姐妹,没有了心结,就要好好的相处。</p>

  两人能够一起留学,将来也是一份美好的回忆呢。</p>

  既然决定要去巴黎,姐妹俩就开始做准备。</p>

  何甜甜还好,没有太多语言方面的硬性要求。</p>

  何甜馨想要申请研究所,那么就需要保证有500个小时的法语学习,以及通过TEF或是TCF的考试。</p>

  她大学时候就选修了法语,语言学习的时间还是达标的。</p>

  那么就只剩下TEF或TCF的考试。</p>

  何甜馨报考了TEF,她的法语真的很不错,顺利拿到了200以上的成绩。</p>

  接着就是准备各种资料,申请巴黎第三大学的研究生。</p>

  何甜甜这边呢,也开始整理自己的作品。</p>

  鲁鸿博老师给他写了推荐信,并且找了几位巴黎的朋友。</p>

  画廊的冯老师,也非常给力。</p>

  他与巴黎的一家画廊曾经搞过联展,也算是交易伙伴,便把那位画廊老板的联系方式给了何甜甜。</p>

  虽然不是什么知名大画廊,却也是正规的画廊,还签了几位有些名气的画家。</p>

  何甜甜如果能够签约这样的画廊,也算是一只脚踏进了巴黎艺术圈。</p>

  何国泰、田淑敏两口子则开始各种采购,恨不能把家都给两个女儿装上。</p>

  田淑敏更是不止一次的表示:“要不,我送你们去巴黎吧,给你们租好房子,看着你们顺利入学,我再回来?”</p>

  何甜馨和何甜甜齐齐反对,“妈,您连法语都不会说,您去了也帮不上忙!”</p>

  还不如她们两姊妹呢,至少在语言上,没有丝毫的障碍。</p>

  “要不,我联系个中介?人家专门搞这些,肯定都懂!”</p>

  田淑敏不死心,又提出一个建议。</p>

  何甜甜&何甜馨:……</p>

  我们又不是去那些野鸡大学,要中介干什么?</p>

  再说了,何甜甜这边,因着鲁老师和冯老师的关系,在巴黎好歹也算有几个熟人呢。</p>

  太大的事儿,不好麻烦人呢,租房、或是找个寄宿家庭,还是没有问题的。</p>

  两姐妹好一通劝说,总算打消了田淑敏的各种不靠谱的想法。</p>

  春节过后,何甜馨的申请通过了,她拿到了第三大学的OFFER。</p>

  于是,姐妹俩便带好行李,拿着办理好的护照和支票,直接奔赴巴黎。</p>

  飞机上,一切都顺利,还遇到了一个同去巴黎留学的留学生。</p>

  何甜馨活了两辈子,俨然就是个社交牛人,而那位叫程大齐的年轻男子,也是个善谈的人。</p>

  两人隔着过道,热烈的交流起来。</p>

  彼此交换了联系方式,程大齐还把何甜馨拉进了他们的一个华人留学生群。</p>

  何甜甜:……厉害了,我的姐!</p>

  这还没到巴黎呢,就先打入了人家的内部。</p>

  “……你妹妹挺文静的啊,跟你一样,也是学语言文学?”</p>

  何甜甜暗自吐槽着,却不想,她也是人家谈论的对象。</p>

  何甜馨摇摇头,满脸骄傲:“我妹是画画的,央美毕业,现在去巴黎继续深造!”</p>

  “厉害!是个艺术家啊!”程大齐眼睛一亮。</p>

  话说这年头,自费留学的学生越来越多,基本上家里都不是什么穷人。</p>

  但,自费,还让孩子学烧钱的艺术,就不是简单的“不穷”了,而是富裕之家啊。</p>

  更不用说,人家家里一送就是俩。</p>

  啧啧,没点儿家底,真心办不到哇。</p>

  当然,程大齐家里也不缺钱,但能够遇到“同阶层”的人,还是比较愉悦的。</p>

  将来有个什么聚会,或是比较高端的活动,把对方拉来也不算跌份。</p>

  “还好还好,就是有天赋!”</p>

  何甜馨像极了那些“谦逊”的家长,嘴里说着“还好”,实则凡尔赛本赛。</p>

  程大齐:……</p>

  这话说得,让我都不好往下接。</p>

  不过,程大齐对何家这对姐妹花,还是比较有好感。</p>

  看着文文静静,家里还有些钱,结交起来,也不会有太大的麻烦。</p>

  程大齐有心交好,而何甜馨也想从老鸟口中得知更多的情况,两个人的谈话愈发融洽。</p>

  从程大齐口中,何甜馨知道了租房、寄宿家庭的利弊。</p>

  看来,还是要租房啊。</p>

  一来是交通问题,二来也是有更多的个人空间。</p>

  反正何家不缺那几百欧元的房租。</p>

  租房的话,也有很多需要注意的细节。</p>

  程大齐作为在巴黎呆了两年的“前辈”,果然非常有经验。</p>

  “可以找咱们华人留学生合租,我给你说的那个群里,就会经常发布一些合租或是出租的信息。”</p>

  程大齐仔细的介绍着,并热心的询问,“对了,你们到了地方,有人接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可以帮忙!”</p>

  何甜馨正要摇头,何甜甜插了一句嘴:“有!”</p>

  上飞机前,她收到了冯老师发来的短信。</p>

  最近一段时间,冯老师极力向巴黎的那个画廊老板推荐何甜甜。</p>

  直接把她夸得天生有地上无,俨然就是难得一见的大天才。</p>

  关键是,何甜甜身上有“炒作”的卖点——年轻、漂亮,还是个女画家。</p>

  那位叫保罗的画廊老板,不太相信冯老师的吹捧,却还是对何甜甜有了点儿兴趣。</p>

  恰巧这两天不太忙,保罗便想来接个机,顺便近距离观察一下何甜甜……</p>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