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山郭酒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燃文小说“乱世江湖奇情录”查找最新章节!

  叶无心自然知道曹嫣的意思,李寰性情大变,早已和当日一起去北海的时节不同。叶无心突然想到,李寰不知道受到什么样的变故,才会如此,想到这里,心里不禁阵阵难受。

  曹嫣见叶无心沉默不语,知道他有心事。又劝道:“无心哥哥,一些事情不是我们所能左右,我们只好见机行事”。

  叶无心低声说道:“曹嫣,其实我和你在云台观别离之后,我到过西夏,北海,高丽,又从高丽到扶桑,其间几回生生死死,实在是一言难尽”。

  曹嫣说道:“无心哥哥,我知道无论你在哪里,都是想着师公师父们的教诲,到处行侠仗义”。

  叶无心道:“曹嫣,你说的对,师公和师父们说的话,经常在耳边响起,说到师公师父们,我们已经多日没有见到他们了,心里特别想念”。

  曹嫣说道:“无心哥哥,师公师父他们已经远离红尘,修仙而去,民间倒有很多他们的传说”,叶无心道:“传说也罢,事实也罢,师公和师父们肯定用侠义之心换来江湖上的好名声。”

  曹嫣听叶无心说罢,眼里泛起泪花。叶无心知道她自幼跟着师父师公,心里肯定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曹嫣低声说道:“师公师父们得道成仙,我们也不能丢了他们的脸面”。

  叶无心接着说道:“曹嫣,师公师父们把你托付给我,让我好好照顾你”,曹嫣听了叶无心的话,眼里的泪珠大颗的滚落下来,曹嫣道:“无心哥哥,我知道是傅清烟师父想让我主持云台观,后来她看我难以脱离红尘,就对我说,只要保着云台观的安全就可,至于我以后何去何从,她绝不干涉。”

  曹嫣说起傅清烟,想到傅清烟因方豹而死,又是一阵难过,若是给傅清烟报仇,必然要和方豹动手,而方豹和轩辕师父关系又是及其特殊,自己又是如何能处理好这里面的事情。

  叶无心见曹嫣若有所思,说道:“曹嫣,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施行我们的引蛇出洞计划”

  曹嫣答应一声,两人出了小院,叶无心道:“曹嫣,我们走的慢一些,让他们看看,我们已经离开了”。曹嫣答应一声,两人慢慢的离开梁王庙。

  曹嫣低声问道:“无心哥哥,我们去哪里?”叶无心说道:“轩辕师父不让我们杀生,我们天天吃些米饭,这些天有些馋的慌!”

  曹嫣道:“无心哥哥,我也不杀生了”,叶无心道:“曹嫣,以后我们就是俗家人了,该吃吃,该喝喝”,曹嫣突然粉面含羞道:“无心哥哥说啥我就听啥,我又不是和尚道士,干嘛不吃荤啊,不喝酒啊!”

  叶无心说道:“曹嫣,你想吃酒啊!”曹嫣红着脸,点点头说道:“想啊,以前看着师公喝酒那份悠然自得的样子,心里羡慕不已,可是师父们从来不叫我喝酒”。

  叶无心道:“我们引蛇出洞,一时半会他们还不敢轻举妄动,这样正好,我们一起找个小酒馆,喝个痛快”。

  曹嫣道:“可惜,这里没有小酒馆”,叶无心道:“水村山郭酒旗风,这里是南朝富庶之地,我们仔细找找,肯定有酒馆”。

  曹嫣说道:“无心哥哥,既然想找小酒馆,我想应该向着金陵的方向才会有”,叶无心道:“你说的不错,我们就往金陵的方向去”。曹嫣答应一声,刚要往前走,忽然想起轩辕天痕下落不明,低声说道:“师父被坏人劫持,我们却在这里说起饮酒的事情,真是大大的不该。”

  叶无心说道:“曹嫣,我们这是想办法搭救师父,我们找到酒馆喝酒,他们就会认为我们不顾及师父的生死,自然会去梁王庙”。

  曹嫣道:“无心哥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说肯定会有人远远的跟着我们,看着我们做啥事,你是让我做样子给他们看的”。

  叶无心低声说道:“曹嫣,你说的对,我们只有麻痹了他们,才能够出其不意”。曹嫣点点头,两人继续前行,走了二十余里,渐渐出了群山,只见沟河纵横,小桥流水,一片江南风光。

  “无心哥哥,你看那里!”曹嫣惊喜的叫道,只见不远处,路边有几间茅屋,茅屋旁高悬着酒旗,果然是一个小小酒家。

  叶无心道:“这里看来没有乱军骚扰,若不然怎会有酒馆安然在这里”,曹嫣道:“无心哥哥,若不然这个酒馆的掌柜的就不是一般人。”

  两人说着话,到了酒馆旁边。叶无心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年约六旬的老汉正在里面忙活,酒馆里倒是有两三个喝酒的闲人。

  那老汉见他们过来,急忙迎了过来,说道:“两位客官,你们要饮酒啊!”叶无心听出老汉话里有话,看了看曹嫣,只见曹嫣衣衫破旧,想到自己也和曹嫣差不多,卖酒老汉肯定是以为他们两个没有银钱。

  曹嫣低声说道:“无心哥哥,我们还是走吧,我身上可是一钱银子也没有”。叶无心说道:“我也没有,看来我们只好向老人家讨要一些酒来吃”。

  老汉听到他如此说,连声说道:“老汉是小本生意,哪里有酒给你吃”,叶无心听他如此说,说道:“老人家,我是故意说的,我逗我兄弟,我们没有钱,绝不会吃你的酒”。

  叶无心说罢,对曹嫣说道:“兄弟,我们走吧!”曹嫣点点头,两人刚要转身离开,忽然有个食客说道:“店家,给这两个小兄弟打两壶酒算在我的账上”。

  那老汉答应一声,说道:“你们两个年轻人有造化了,这可是卧虎庄的陈士龙庄主”。叶无心抬头看去,只见那人年纪约在四旬,眉清目朗,长须飘飘。

  叶无心赶紧施礼道:“陈庄主,你的好意我们领了,只是我们兄弟怎可无功受禄”。陈士龙说道:“一看你们两个装扮,就是外乡人,到我们这金陵城不容易,怎么能让你们饿着肚子”。

  卖酒的老汉赶紧说道:“陈庄主乐善好施,你们遇到他,是上辈子休来的福分”。叶无心还要拒绝,陈士龙却是一片热情,老汉端来两壶酒,拿来两个泥陶黑碗,陈世龙又说道:“马老汉,你真是小气,我又不是不给你钱,你只端来两壶酒,难道只让他们喝寡酒不成”。

  马老汉连连陪不是,又去端来两碟菜蔬,叶无心见事已至此,也不好在拒绝,对曹嫣说道:“陈庄主盛情难却,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曹嫣答应一声,两人落座。叶无心给曹嫣倒了一壶酒,那酒是寻常村酿,不过江南人都用糯米酿酒,入口绵软,并不觉得辣。

  叶无心见曹嫣喝了一碗酒,脸上泛起红晕,说道:“兄弟,酒味如何,”曹嫣羞红了脸,却不回答。

  陈士龙说道:“你们别看这马老汉小气,但是酿酒之术,百里挑一,我们这一带的人,都是喝着马老汉的酒长大的”。

  马老汉说道:“陈庄主过誉了,现在方腊造反,连金陵城都被叛军占了,可我们这方圆二十里,叛军却不敢沾边,这都全是你陈庄主的功劳”。

  叶无心听到马老汉如此说,暗吃一惊,心说这个陈庄主究竟有什么来头,竟然能保佑这一方平安。

  陈庄主笑道:“马老汉,你别听被人胡说八道,我卧虎庄有什么本事,能够抗拒叛军?”

  马老汉又谦恭的说道:“陈庄主结交天下豪杰,朋友遍天下,所以叛军才不敢小看卧虎庄,老汉也跟着沾光,还能做些小生意”。

  叶无心听到他们对话,突然问道:“陈庄主,你可知道这附近有个梁王庙啊?”陈士龙答道:“那是当然,我和梁王庙的主持大觉禅师是朋友,我可是梁王庙里的常客”。

  叶无心又问道:“陈庄主有多少时日没有去梁王庙了”,陈士龙算了一下,说道:“我这些天事物繁忙,算起来,应该有三个月没有到梁王庙”。

  叶无心暗暗盘算,不知道应该不应该把大觉禅师圆寂一事说给他听。犹豫了一下,说道:“陈庄主,有一件事我们不能不告诉你!”陈士龙问道:“你有什么事情,告诉我就是?”

  叶无心道:“大觉禅师已经圆寂了!”,叶无心话一出口,看到陈士龙似乎吃了一惊,只听他问道:“你说的可是当真?”

  叶无心说道:“那是自然,我怎敢说谎话?”陈士龙有些半信半疑,问道:“你怎会知道大觉禅师圆寂了,大觉禅师在这里也算一号人物,梁王庙里怎会没有举行法事?”

  叶无心说道:“我们在梁王庙里住过几日,大觉禅师圆寂是我亲眼所见,因为庙里有其他的事情,所以没有做法事”。

  陈士龙又问道:“既然大觉禅师圆寂了,现在梁王庙里谁是主持?”叶无心答道:“应该是大觉禅师的大弟子”。

  陈士龙说道:“你们暂且在这里饮酒,我回卧虎庄有要事”,又转头对马老汉说道:“他们两个的帐算在我的头上”,马老汉答应一声,陈士龙出了酒馆,刚要离去。

  叶无心突然听到嗤嗤数声,只见有数点寒星直奔陈士龙打了过去,陈士龙也听道金刃破风之声,急忙闪身避开。

  乱世江湖奇情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