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今晚你当主角

  李坏刘茜两人刚走出大厅没几步,一个肥头大耳,一脸横肉嘴叼一烟杆的挡路狗用那笑得很难看的笑容跟刘茜打着招呼,后面还跟了两条绿毛狗。</p>

  听刘老师和同学在此聚餐,没想到还真是这样,相请不如偶遇,我正好也摆了一桌,还请刘姐赏脸过去喝几杯,不知道刘老师认为怎么样?根本就没有在意李坏。</p>

  秦老板的好意我刘茜心领了,只是现在天sè已晚,很不方便,再我明天还有课,我可不像你们这些大老板,不用工作也有钱花,如以后有机会,我请秦老板喝几杯怎么样?刘茜很是巧妙的推脱。</p>

  刘姐过谦了,再本人仰慕刘姐很久了,如刘姐不嫌弃,我那正缺一秘书,月薪20万,刘姐要不考虑下。</p>

  秘书,不就是老板的三罢了,所谓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你不会想用钱保养我们刘老师吧,李坏看不下去,接话替刘茜解围。</p>

  李坏话一出,可谓一语惊人,知道也不用这么直接吗?这不是打人脸吗?</p>

  兄弟你这话就不对了,我盛情相邀,不要把我覃某想得那样坏吗?再了人往高处走吗?</p>

  是吗,那好,秦老板你给我开月薪10万,我来跟你当秘书行不?</p>

  这,秦财心里那个郁闷,我又不是同志,我要你当秘书,还要10万一个月,我还不如找只鸡算了。但又不得不圆话。兄弟想必也是东海大学的学生,现在是深造期,不适易分心,以后有机会。</p>

  我秦老板是从老师美sè来的,结果还真是的,对不起秦老板刘老师对你没兴趣,我们先走了,完就要和刘茜转身离去。</p>

  刘茜心里那个痛快,放眼整个东海恐怕也只有李坏一人敢挑战秦财了。</p>

  秦财心里那个窝火,遇到这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出来扰事,心里顿时生出一种恨意,在东海很久没有人敢和自己这样讲话了,不给教训,年轻人是不会长记xìng的。</p>

  年轻人话做事低调些,外面天黑,不心哪里跌倒了都不知道。</p>

  **裸的威胁,但李坏更本就没有放在眼里,我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到时看秦老板印堂发黑最近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多保重身体啊。</p>

  派人给我盯紧,叫兄弟们今晚把那女的在半路给我擒回来,今晚我要爽死她,那男的给我活埋了,让他知道我秦财是不好惹的。</p>

  刘茜一进车就大笑了起来,这是在太解气了,连忙问道李坏,你怎么知道他印堂发黑,要倒大霉呢?</p>

  我啊,我会看相,要不我给你看看,李坏打趣道。</p>

  你,你就得了吧,吹牛也不怕把牛皮吹爆了。在了,你不吹牛会死啊。</p>

  不过那秦财可不是好惹的,你以后得多注意些,不要着了他的当。</p>

  放心吧,我李坏还没有怕过人呢,至于你吗。你今晚真得心了,我看那秦财对你sè心已起,今晚定要找你。</p>

  不会吧,你真会看相,可我也不是好惹的,实在不行我今晚在你那去睡好了。话一完,刘茜后悔了,这不是主动送上门吗。</p>

  李坏心里可乐了,启动车子,扬长而去。</p>

  李坏上国道了,因为天很晚了,路上只能见到稀疏的车辆。</p>

  在将过一个桥洞的时候,只见有5辆面包车堵住了前去的道路,几十号人手拿钢棍,砍刀早已等候在哪里了,就好像知道李坏他们要走这条路是的。</p>

  李坏远远的就看见了,一个紧急的刹车,把车停在了桥洞外100米处,他可不想劳斯莱斯幻影又毁在他手里了,要真那样简直就太败家了。</p>

  刘茜心里捏了吧冷汗,没想到秦财这么急着动手了,这几十号人她5个刘茜也是打不过的,遇到这般情况应掉头就跑才对,却没有想到李坏把车靠边停了下来,难道他想送死。</p>

  见李坏就要下车,李坏,你别冲动,他们人多势众,打不过的,我们报jǐng吧。</p>

  报jǐng,笑话,就这么几个人,还不够看啊,好久没锻炼筋骨了,今天正好试试手。你就坐在车里看好欣赏,什么叫打人的艺术。</p>

  打人还有艺术,刘茜不敢相信。</p>

  李坏很从容,嘴角笑容依旧,还是那么潇洒,还是那么霸气,晚风吹乱了他飘逸的头发,但却激发了他的野xìng。远转傲天决,罡风形成的护罩,将李坏围罩在里面,李坏就像变了似的,他不是人,是天神,更是手握判官笔的判官,掌握着人的生死。</p>

  为首的混混见李坏向他们走来,刮起的罡风让他们毛骨悚然,空气里充满了血的味道,这是手上沾过很多鲜血的人才有的杀气。</p>

  虽然让人畏惧,但他们本来就是和混混,早晚有一天会街头喋血露尸街头的,早死晚死,也只是个时间的问题,所以死对他们来根本就显得不重要。</p>

  </p>

  兄弟们给我上,上去剁了李坏,晚上集体泡妞去。一大伙人亮出武器朝李坏砍去。</p>

  李坏取出一把匕首,锋利的刀锋发出龙吟般的声音,闪烁的光芒照亮了天际。</p>

  这把匕首整整跟他18年了,这些年来死在这把匕首的人有多少,李坏也不清了。除了师父,这把匕首就是李坏最好的朋友了,所以李坏时时都随身携带着。</p>

  李坏发了疯的往人群中冲去,所到处必刀刀见血,李坏横着一刀割断了一个人的脖子,血这接喷了出来,染红了大地。</p>

  李坏很从容也很疯狂,一刀一刀的收割着别人的生命,就如同割麦一样,这时候的李坏就如一个屠户,在尽情的厮杀着。</p>

  李坏一刀刺进一个混混的胸膛,手腕一转,混混的胸膛瞬间露出一个血洞,鲜血一滴一滴的往外滴着。</p>

  李坏横刀划过一个冲过来的流氓,刀锋划破了那流氓的肚皮,顿时大肠直往外面流,别提多恶心,多恐惧。多血腥。</p>

  李坏对待坏人从来不会心慈手软的,得罪他的人唯有死,还是死,李坏无情的屠戮着。</p>

  很随意,很简单,一匕首过去砍断了一个混混的手臂,鲜血四处飞溅,那混混当场哀嚎不断,李坏过去又狠狠的补上了几刀,好不残忍,好不血腥。</p>

  刘茜实在看不下去了,这那叫艺术,这叫屠戮,他没有想到李坏是如此弑杀,看着鲜血染红了天空,染红了大地,地上到处都是凌乱散落的尸块,刘茜再也看不下去了跑下车哇哇的呕吐了起来。</p>

  哀嚎声,厮杀声打破了原本寂静的夜,当血染红长空的时候,这夜也无法平静了,空气里到处充满了血腥味。</p>

  李坏看着地上凌乱倒下的尸体,嘴角笑的更灿烂了。</p>

  一个又一个在李坏的匕首下倒下去,又是一个又一个的扑上来,结果还是一个又一个的倒下去了。</p>

  风萧萧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他们不是壮士,却死得很悲壮。</p>

  李坏永同情的眼光看着刚刚那为首的混混头目。</p>

  那混混浑身都在颤抖,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血腥的手段,自己亲眼看着一个又一个手下兄弟倒在自己的面前,比杀了他还要痛苦万分。他眼里充满了痛苦,充满了畏惧,充满了不甘,但他却无能为力。</p>

  你们平时不是很嚣张吗,杀人的感觉不是很好吗?现在怎么样,被人杀的感觉好不好,告诉我是谁,是谁要你来的。</p>

  我,我叫魏陆,是我们老板秦财吩咐。</p>

  他吩咐你们什么。</p>

  他今晚他一定要得到你车上那位美人,并叫我们把你解决掉。</p>

  秦财,秦财现在在哪里,带我过去,我要去会会你们的老板。</p>

  李坏单手提起魏陆,上了其中一辆面包车,扬长而去,刘茜驾驶劳斯莱斯幻影尾随其后。</p>

  很快面包车开进了东海郊区一座别墅。打了几声喇叭,等待里面的人出来开门。刘茜把车停在了面包车后的不远处。</p>

  秦财自吩咐手下人后,喝了几杯酒离开东方大酒店,回到了别墅,准备着今晚好事。</p>

  秦财回来就泡了个澡,换了一身睡衣,躺在床上,等待他的手下把刘茜带回来,看着那不争气的下面,看来今晚不得不来粒伟哥助威了,秦财从床头柜里拿出伟哥,吞了一粒,想了想一粒不一定有什么效果,又多吃了两粒,才满意的躺了下去。</p>

  当听见汽车的喇叭声,他知道好戏就要上场了,在3粒伟哥的帮助下,那玩意又重整雄风了,如钢棍一样直挺挺的挺着,秦财很是满意,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p>

  门开了,李坏开着车进去了,门缓缓的关上了,刘茜的心也跟着紧张了起来。</p>

  李坏提着魏陆一路杀了上去,十几个保卫不到几分钟就被李坏解决了,连一声音都没有发出来。</p>

  秦财见过了好一会都没见人把刘茜带来,有着急,刚想喊人的时候,房门被打开。</p>

  秦财吓了一跳,因为进来的人不是刘茜,而是故意和他过不去的李坏。</p>

  你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活着,秦财有些语无伦次了。</p>

  死了,就是你死了我也不会死的。李坏单手将吓得两腿发麻的魏陆扔在墙角,很写意的坐在了沙发上。</p>

  看见桌子上的伟哥和秦财还挺立着的玩意,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p>

  秦老板你那玩意不行了吗吧,都靠药物维持了,你也不怕哪天就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了。李坏打趣道。</p>

  秦财看着魏陆双眼的恐惧明白了李坏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只是不相信李坏会是这么的强悍和残暴,但又不明白李坏来这里的用意。</p>

  秦财毕竟也是久经江湖的人了,一会就镇定了,你到底要干什么?</p>

  我啊,不干什么,就过来看一场好戏,秦老板不必紧张,未必对你来是不是件好事。</p>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p>

  听最近苍老师又拍电影了,还听很火爆,所以我今天也想来拍一部电影,看看卖不卖的火爆。</p>

  你什么意思,你要拍电影,来我这里干嘛?我不奉陪。</p>

  我的意思,今晚你当主角,指了指魏陆,他就当配角了,导演自然就是我了。听RB的AV卖的很火,我们今晚也拍一场,主题都想好了,就是东海秦氏集团总裁秦财不耐寂寞火爆属下后庭花,怎么样,有创意,很不错吧。</p>

  你,疯子,李坏你最好想清楚,得罪我是没有好下场的,你今晚杀了我这么多弟兄,看你怎么跟jǐng察去,你就准备蹲牢子吧吃枪子吧,完就准备打电话,却被李坏制止了。</p>

  秦老板不必着急吗,我的事我自己能解决,不就杀几个人吗,有什么好怕的,我李坏杀的人也不少了,多杀一个和少杀一个有什么区别呢,完拿起秦财的笔记本电脑,坐在一旁熟练的cāo作了起来,很快就进入了东海公安系统,将今天所有的交通监控录像都删掉了。</p>

  并登入秦财的秦氏集团用秦财的名义转走现金1000亿,然后很满意的冲秦财笑了笑。怎么样,现在jǐng察怎么也不会怀疑到我李坏身上了,jǐng方只会认为这是一场黑社会厮杀。</p>

  秦财眼睁睁的看着李坏在键盘上cāo作,看着监控录像被删掉,看着1000亿流进了李坏的瑞士银行账户</p>

  你,李坏,你狠,我秦财跟你没完。着就要扑上去。</p>

  李坏在秦财身上随意了几下穴位,随便拿来了DV录像</p>

  秦财失去了理智,开始变得疯狂起来,这是荷尔蒙严重过剩时的情形,他急需发泄,否则会被yù火烧死。</p>

  秦财失去了理智,疯狂的扑向魏陆,魏陆拼命的往后退着,只是房间不大,终究难逃,传来魏陆凄惨无比的尖叫声。</p>

  半个时后,魏陆经不起秦财的蹂躏,在疼痛中死去,悲催,壮观,没想到秦财那玩意还挺猛的,竟然把一活人给折腾死掉了。秦财无力地倒在了一旁,目光呆滞,jīng神涣散,不再是正常人了。</p>

  李坏满意的将这段AV传在了各大网站头条,然后毁掉了DV和笔记本电脑,不留下一证据给jǐng方。</p>

  刘茜等了半个时也没有见李坏出来,着急就要下车闯进去的时候,李坏回到了车上,刘茜幸福的扑在了李坏怀里,李坏抚摸着刘希的后背,开着劳斯莱斯幻影扬长而去。</p>

  明天,东海将为今夜而沸腾,东海也将不再平静。</p>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