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徐婷婷

  ()  你要干什么?你不是医生,你没权替病人整治,看你人模人样,谁知道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叔叔阿姨你们这是对婷婷的不负责,现在江湖术士都是骗人的,肖芳在哪里吵闹不休。</p>

  你再闹,我让你一辈子都不得话,给我出去,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叔叔阿姨你们也先出去一会,我需要安静,好替婷婷诊治。</p>

  叔叔阿姨,一看他就没安好心,哪有看病不可以有旁人的,你难道是贪图婷婷的身体,你就是sè狼,你是坏人,你没安好心。</p>

  这,我们就让李坏替婷婷诊治吧,或许他真的有办法,徐军道,肖芳我们也出去吧。徐军率先走出了病房。张婷也跟着出来了。</p>

  肖芳处于职责还在里面,你怎么还不走?李坏见肖芳还没有走,很是生气。</p>

  我怕你非礼婷婷,我要留下看着你,肖芳道。</p>

  你再不走,我不能保证我非不非礼你了?李坏的咸猪手向肖芳大尺度的胸部摸去。</p>

  肖芳吓着了,但还一个机灵躲开了李坏的咸猪手,你个流氓,sè狼,我要去找医生,我要去找院长,我要找jǐng察,要抓住你个流氓sè狼。肖芳吓得不轻,边走边嚷道。</p>

  李坏手一挥,将门反锁了,就是有人想打扰也不行了,因为他在为徐婷婷的*毒期间容不得有人打扰,也容不得旁人在场,为了更好的*毒,必须要退去病人身上的衣服,尽管李坏现在已经突破傲天十重,这也只不过是后天十重天,才刚入门,容不得马虎。</p>

  李坏轻轻的褪去了徐婷婷的衣服,徐婷婷完美的酮体和傲人的双峰尽显在李坏面前,完美的身躯,再加漂亮迷人的脸蛋,可谓倾国倾城,李坏不是柳下惠,是直吞口水,忍不住还在那酥峰上狠狠摸了一把。</p>

  李坏运转功力,内心的燥热才得以反解,这是在太诱惑人了,恐怕柳下惠来了,也忍不住吧,李坏心里暗想道。</p>

  李坏双手合十,打出几个姿势后,大喝一声,双手化掌击在了徐婷婷的背部穴位,待徐婷婷头部冒青烟的时候,李坏手掌一动,将背对他的徐婷婷打了过来,李坏双掌打在了徐婷婷的胸部傲人的双峰山,慢慢的挤动着。</p>

  顺然李坏完全可以不用这样直接的方法替徐婷婷诊治,也完全可以用针灸的,但他却发现忘记带银针了,所以是救人要紧,其他的都抛之脑外了,再江湖儿女,何必计较呢?</p>

  李坏反反复复的击打在徐婷婷身上各个大血位,这是一场时间和毅力的较量。</p>

  柳医生不好了,刚来了个流氓要为徐婷婷治病,他还想非礼我呢?还好我机灵,跑的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p>

  是谁带来的啊,这不是瞎搞吗?这是对婷婷的不负责?柳医生叫柳雨梦,是柳语嫣的姐姐。两人长得有些神似。</p>

  是叔叔和阿姨带来的,有可能是江湖术士,外加大sè狼,流氓。肖芳添油加醋的道。</p>

  啊,有这么一回事?你去通知主人,院长和保卫,我这就过去?</p>

  柳雨梦急急忙忙的就朝徐婷婷的看护病房跑来了,脚步很快,与其走,不如跑了。</p>

  叔叔,阿姨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柳雨梦推了推门,发现被反锁了,问道徐军和张婷。</p>

  柳医生啊,是李坏在里面为女诊治,张婷道。</p>

  啊,他有医生资格证吗?你们这样不仅是对我们医院的不信任,还是对婷婷的不负责,柳雨梦是焦急入魂啊。</p>

  他他能救醒我女儿的,我们就把他带来了?徐军道。</p>

  现在怎么办啊,只能等院长过来了,柳雨梦也无辙了。</p>

  院长听有人在医院胡来,带着保卫同肖芳风风火火的赶来了,柳医生现在是什么情况?院长孟达问道。</p>

  报告院长,门窗都丠反锁,里面情况不知?柳雨梦如实道。</p>

  啊,这还得了,保卫你们把门给我撞开冲进去救人,孟达很直接要撞门了。</p>

  这不好吧,院长,就让李坏替我家女儿诊治吧,或许他真有办法。徐军道。</p>

  我该怎么你们呢?你就不怕你女儿遭到玷污了,孟达很是没好气。</p>

  李坏的救治正在关键时刻,却听到外面吵闹不停,大有撞门进来的架势,李坏容不得他们进来,一是诊治容不得分心,而是现在徐婷婷全身*也容不得他们进来,要他们真进来看见这一幕,李坏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那就真成sè狼了。李坏运转傲天决用功力挡住了门窗。又才安心替徐婷婷驱毒。</p>

  给我撞开,孟达管不住什么了,这或许是对他的病人的负责。</p>

  院长,这门我们撞不开,几个保卫撞了上去,却丝毫没有影响,要是往rì一人一脚就足够了。</p>

  啊,这么怪,你们难道没有吃饭吗?我来,孟达提起一脚就蹬了过去,把门踢得咣当直响,却没有什么反应,却传来钻心的疼痛,孟达也忍不住叫了出声来。</p>

  院长你没有事吧?要不我给你看看,跑过来的主任热心问道。</p>

  去多给我叫几个人来,用消防斧把门给我劈了。我不相信还劈不开。孟达道。</p>

  很快消防斧就拿来了,一个强壮的保安抡起斧头就朝门面劈去了,咣当一声,斧头断裂了,门依然好好的。</p>

  耶,今天中邪了,连门何时变得比斧头还硬了,这保安自言自语到。</p>

  你们,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斧头尽然质量都这么差,你们?孟达实在不相信尽然斧头劈不开们,就怪罪在斧头质量问题了。</p>

  不是的院长,是这门太结实了,那保安悻悻的道。</p>

  饭桶,都是饭桶,再去找斧头,电锯来,给我想办法砸开这门啊。</p>

  电锯来了,海尔米有碰上门就断了,碎了,落在地上,成了一推废渣。</p>

  看得所有人是目瞪口呆,难道真中邪了。孟达是不信邪啊,直接用手去推门,在傲天决强大的气场下,孟达还没有靠近就被远远地弹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哀嚎不断,一大群人连忙跑过去扶起孟达,问东问西。</p>

  就在外面不断倒腾的时候,李坏双掌发出金光贴在了徐婷婷的身上,在徐婷婷身上游离了一大周,李坏收掌,脸上冒出了丝丝细汗,李坏替徐婷婷穿好衣服,因为还有五分钟徐婷婷就能醒了。</p>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