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惬意的时光

  和莫寒住在一起,总有想象不到的乐趣。

  那是一天晚上,我正在卫生间里面优哉游哉的洗澡,刚洗完头,全身刚打上了沐浴露。

  突然,门外传来了砰砰的敲门声。

  “何阳,我知道是你在里面。”

  听了莫寒的话后我一脸黑线,租房就我和她两个人住,不是我还能是谁。

  “什么事儿啊?”

  “何阳,你快出来。”莫寒有些急迫的说。

  “出来干嘛,我还没洗完。”我才刚打上沐浴露,要出去好歹等我冲洗了再说吧。

  “不行!快出来,我要上厕所!”

  我知道,不到万不得以,莫寒应该是不会这样的。

  没办法,于是我披着一条浴巾就开门去了。

  我刚一开门,莫寒便是钻了进来,然后将我一把就推了出去。

  “我忍很久了。”

  说完之后,砰的一声,卫生间被反锁。

  而这,只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插曲罢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修养,莫寒的手终于是痊愈了,不过仍有些遗憾的是,在莫寒的手心仍是留下来一条浅浅的痕迹。

  那是一天周末,莫寒说,她想去骑马。

  于是我和莫寒,以及她老爸一起,来到了市里著名的泰和马术俱乐部。

  可是让我很是意外的是,莫寒竟然是不会骑马,这点真的是让我有些没有想到。

  “有什么好奇怪的,一直以来,都比较害怕从这种高大的动物身上摔下来,所以”说完之后莫寒耸了耸肩。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所以,她不会骑马。

  “何阳,你会骑马吗?”这时莫寒的老爸问我。

  我点了点头,如实回答说:“小时候就已经会了。”

  听了我的话后莫寒老爸眼里闪过一抹别样的光芒,不知是有些惊讶还是赞赏。

  “这样吧,那你教莫寒怎么骑马,我去那边坐着等你们。”说完之后,莫寒的老爸便是当了刷手掌柜,走了。

  当莫寒换好骑士服出来之后,我有些看呆了。

  长马靴搭配着白色的骑士裤,黑色的骑士帽下,黑色的秀发被扎成了松散的辫子,白色高领衬衫上束着防护背心,英姿飒爽的女骑士模样。

  站在马匹身旁,莫寒转头看着牵着马儿的我,稍稍顿住脚步,偏着头看我,语气轻佻。

  “何阳,你少打算怎么教我呢?”

  听了莫寒的话后我慵懒的笑了笑,摸了摸马儿,然后,我握紧缰绳,踩住马蹬翻身上了马背。

  我居高临下的看着莫寒,从莫寒眼里我看到了艳羡,我轻笑了声,翻身下马,侧着身子朝莫寒伸出手。

  “来,上去试试!”

  “我……我可以吗?”站在马儿身旁,莫寒不确定的看着我,眸光潋滟,有些担忧自己不能驾驭这个野性的生物。

  “当然!”我带着鼓励的点点头,“不要怕它,这匹马儿挺温顺的!按着我刚刚上马的姿势,你学习一下,先踩着马蹬,我扶你上去。”

  然后莫寒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做了。

  因为身姿轻灵,莫寒上马的姿势还不算狼狈。

  可坐在马上后却禁不住的开始有些恐惧,马儿移动的身子让莫寒微微发抖,紧张的张望着我:“我……我怕……”

  “别怕,拉住缰绳,慢慢掌控平衡。”

  我站在马下,微微抬头看着她,耐心的教导着莫寒如何掌控平衡,如何做到控马。

  大半个小时过去了,莫寒总算适应了马上的平衡,也没那么紧张了,我这才拉着马缰带着她在马场上慢走起来。

  转弯处,我顿住脚步,马儿也跟着停了下来,莫寒愣愣然的回神,问:“怎么了?”

  “这里是转弯处,我教你怎么控制马儿转弯,这跟骑自行车差不多,只须朝你看的方向掌控力道就能转弯。”

  “这个容易!”说完之后,莫寒便跃跃欲试。

  见到莫寒自信满满的模样,我轻笑了声。

  “是很容易,但也别小看了这个动作。”我提醒了莫寒一句。

  “为什么?”

  我接着讲道:“马细长的结构还意味着它需要使用它的脖子作为平衡杆,如果你干扰这个平衡杆,将马脖拉向你去的方向,这将迫使马以其他方式来平衡,比如倾向一边的肩或内倾或外倾。”

  说着我停顿了一下,抬眼饶有趣味的看着莫寒好奇的脸,轻笑了声,半带调侃:“所以你可千万不能大意,不然你摔了下来,我可不一定能接住你。”

  或许是我脸上的表情有些漫不经心,让莫寒忽略了我话里隐含的认真,直接把我说的话听成了不怀好意。

  “何阳……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看到我出丑能让你很高兴么?”

  莫寒轻哼了声,咬紧唇瞪着我,骨碌碌的猫眼儿在耀眼的阳光下,闪烁着灵动的光芒。

  如若万里黄沙中裸露在外的璀璨钻石,炫目得让我误以为那不是凡尘之物。

  我也是接触过后才发觉,莫寒真的是是挺可爱的。

  很多小女人的动作会在卸下了防备之后显露出来,这些潜藏在内心深处的真性情,倒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让人想好好疼宠一番。

  从莫寒炫目的眸光中回过神来,我眯眸笑了笑,嘴角微微上扬,真诚的说道:“我不是想看你出丑,只是担心你太过自信而出了意外。”

  “……”

  莫寒张了张嘴,最终只是撇了撇嘴嘟囔了声:“知道了。”

  我点点头,侧过身抬起头,说:“你试着按我刚刚说的方法,掌控平衡走到那边去。通过意志来保持马在转动中的平衡,忘掉拉动它的颈部,这看起来是个很高的要求,按照方法一步步来,其实很容易的。”

  说罢,我松开外缰,正对着莫寒倒退了几步。

  而后我毫不犹豫的转过身,不再看莫寒一眼,径自走向拐弯抹角。

  因为这样,无疑是对莫寒最大的肯定,能让她更好的发挥。

  莫寒也是感觉到了我无形的鼓励,只见她小心的掌控着平衡,拉着内缰尽量和马儿保持在一条线上。

  在转弯的时候,莫寒让自己和马的内肩应轻微向后,外肩轻微靠前,带动马儿走过了短暂的一个拐弯。

  我从容淡定的等着莫寒过来,眼里充满着对她的鼓励和信任。

  因为我知道,这样不仅能给莫寒继续的动力,也让她觉得这样的一个学习的过程趣味剧增。

  这就好像为什么小学生都喜欢得到老师的鼓励和夸奖,有时候一个肯定,能激励出更多的斗志和坚强的意念。

  我只是以行动来给莫寒信任,来鼓励她,让她自己从中体会到驾驭马儿的力量和勇气。

  因为我知道,这种感觉很美好,有种成功的味道。

  “我表现得怎么样?”等我牵起缰绳时,莫寒惬意的问我,嗓音中带着淡淡的窃喜和愉悦。

  “嗯,还不错,比我想象中的要好!”我说的是实话。

  莫寒的领悟能力真的很好,她不像一般的女人喜欢在男人面前装柔弱装矫情。

  而是学到多少表现多少,很直接很纯真的表现方式,这倒是让我很欣赏。

  转过身,我带着莫寒继续在马场中走动,身后传来了她好奇的询问:“何阳,你为什么懂这么多?”

  我笑了笑,老实的回答:“在我们农村,有很多人家都养得有马,但是那些马不是用来观赏的,而是用来驮运东西的。”

  “哦……”莫寒听后应了一声。

  “我的马术是我爷爷教的,我刚开始的时候也不喜欢,怕摔下来了,只是后来和小伙伴一起练习,才慢慢喜学会的。”

  “我当初也是怕摔了,所以一直没学这个,你不知道,我一直想去大草原上骑马奔驰,那种感觉一定很棒。”说这话的时候,莫寒的脸上带着期待之色。

  因为第一次骑马,所以莫寒也是很有兴趣,玩上瘾了。

  我们两人在马场里绕了几个小时,一直到黄昏逼近,这才意犹未尽的从马场回来。

  下马的时候我故意没对莫寒伸手,莫寒看了看我,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咕噜噜的转着。

  琢磨了好一会儿,莫寒才在我的提醒下自己从马上下来。

  一下马,莫寒不客气的瞪了我一眼,转身朝太阳伞下她老爸那儿飞奔了过来。

  而后,我牵着马,看着飞奔过去的身影,我唇角噙着不自觉的噙起一抹淡淡的笑。

  我把马缰交给工作人员,说了声谢谢之后,这才不急不缓的朝莫寒他们了过去。

  待我走上前,莫寒老爸朝我点了点头,说道:“何阳,辛苦了。”

  我笑了笑回答:“不辛苦,正好锻炼下身体。”

  虽然牵着马儿陪走了几个小时,可是我不仅不感到丝毫疲倦,相反,还很是享受这种惬意的时光。

  走出马术俱乐部的时候,我手机叮铃一声,提示有短信进来。

  一看,是苏美倩发给我的,只见上面说道:何阳,你小心,我爸说,最近有身穿红衣的人来找你。

  无图小说网(WwW.Wutuxs.COm)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